当前位置:Index >> 湘江战役的三大阻击战是哪些?地点在哪里?

湘江战役的三大阻击战是哪些?地点在哪里?


网友回答:

  1. 2017-12-14 08:15 | #

    湘江战役是中央红军突围以来最壮烈、最关键的一仗,我军与优势之敌苦战,终于撕开了敌重兵设防的封锁线,粉碎了蒋介石围歼红军于湘江以东的企图。 红军虽然突破了第四道封锁线,但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请问湘江战役中最出名的三大阻击战是哪些?时间是什么时候、地点在哪里? 湘江战役是中央红军突围以来最壮烈、最关键的一仗,我军与优势之敌苦战,终于撕开了敌重兵设防的封锁线,粉碎了蒋介石围歼红军于湘江以东的企图。 红军虽然突破了第四道封锁线,但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请问湘江战役中最出名的三大阻击战是哪些?时间是什么时候、地点在哪里?

  2. 2017-12-14 07:45 | #

    中央红军进入广西地界之后,为突破国民党第四道封锁线,中革军委(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简称,下同)决定红军从广西全州、兴安间抢渡湘江,渡河点选在全州与兴安交界的界首至下游的全州县凤凰嘴之间,其中军委第一、第二纵队锁定在界首渡口。1934年11月27日至12月1日,红军主力在灌阳、兴安、全州分左右两翼阻击追兵,确保军委纵队和后续部队安全渡江。新圩——光华铺——脚山铺,构成中央红军血战湘江的三大阻击战场。 新圩阻击战:团、营、连干部几乎全部伤亡 新圩位于灌阳县城北面约13公里处,是恭城县和灌阳县城通往全州和湘江的必经之路,西北面不远的古岭头一带是红军抢渡的枢纽地域,新圩与往南数公里间的杨柳井、排埠江、枫树脚之间连绵的丘陵紧紧扼住贯穿其中的公路,守住新圩才能保证红军抢渡通道左后翼的安全。11月26日,中革军委命令红三军团第五师立即赶到新圩,阻击由恭城、灌阳北上的桂军,不惜一切代价,全力坚持3至4天。 红五师接到命令后,师长李天佑(广西临桂县六塘镇人)、政委钟赤兵即率领十四、十五团及军委“红星”炮兵营星夜赶赴新圩,于27日下午4时到达杨柳井、排埠江一线,依托公路两侧山头构筑了阻击阵地。师指挥所设在距离前沿阵地一二公里的杨柳井村左侧山头上,炮兵营配置指挥所附近山头,临时战地医院设在下立湾村,后勤部设在上立湾村。在红军抢占阵地的同时,由桂军十五军副军长夏威率领的桂军7个团赶到灌阳县城,旋即占领马渡桥的狮子山进入阵地。 28日拂晓,桂军在炮火掩护下,发动大规模的正面进攻和迂回攻击,至当晚占领了红军前沿阵地的几个小山峰。29日,桂军增派6架飞机在红军阵地轮番轰炸、扫射,发动大规模的立体进攻,在正面不断增加兵力,发起连续冲击,并派出小股部队迂回红军侧背。红五师与桂军展开了白刃战,反复争夺山头,伤亡很大:十五团团长白志文负重伤后被误认为已牺牲,代理指挥红十五团的师参谋长胡震、红十四团团长黄冕昌随后相继牺牲。30日,战斗更为激烈,红五师在板桥铺、龙塘、楠木山一线,一直坚守到下午4时后,将防务移交接防的红六师第十八团。红十八团接防后,仓促在楠木山村附近的炮楼山一带进行布防,12月1日被桂军分割包围,仍顽强阻击至全军覆没。 新圩阻击战,红五师及红十八团以巨大的代价,确保了中央机关和后续部队安全。红五师“自师参谋长以下,团、营、连干部几乎全部伤亡”,人员损失超过2000人,红十八团全团1000多名指战员几乎全部壮烈牺牲。 光华铺阻击战:两任团长在同一天牺牲 光华铺是界首至兴安县城之间桂(林)黄(沙河)公路(今国道322线)边的一个村庄,南距兴安县城约9公里,北至界首渡口约4公里。村北是开阔的水田,另三面是起伏的山丘。占据它可北控界首镇及其湘江渡口,南制兴安县城,东观湘江,西进越城岭。界首渡口是中央机关的过江地点,它的安危关系着党中央的命运。 27日下午,红三军团第四师先头部队在师政委黄克诚率领下赶到界首,接防占领渡口的红一军团。军委工兵营在渡口负责架设浮桥,保持渡口畅通。宣传队员在镇上做宣传发动工作,争取群众对架设浮桥和阻击敌人的有力支持。28日,师长张宗逊率红四师主力赶到,以第十二团守渡口东岸南面的渠口,第十一团布防桂黄公路西面石门及西北地域,第十团驻守光华铺,正面阻击从兴安来犯的桂军。 29日白天,桂军发起攻击,红十团与桂军多次交手。半夜,桂军一部迂回红十团三营阵地后面,欲直插界首渡口。经过激战,敌人大部被歼,剩余敌人占领了渡口西岸。30日拂晓,红十团迅速组织部队围歼了西岸的敌人。团长沈述清阵亡,师参谋长杜宗美接任团长,也中弹牺牲。红十团政委杨勇腿部被炮弹弹片击中,他拔出弹片继续指挥战斗,收拢部队北撤死守第二道防线,确保了军委纵队当日从界首渡口浮桥安全跨过湘江。12月1日拂晓,从新圩阻击战撤下来的红五师十四、十五团赶来,与30日晚赶到的十三团会合,巩固了防守阵地,一直坚持到午后才撤离阵地。 光华铺阻击战,红三军团挡住了桂军4个团的进攻,以牺牲近1000人的代价,完成了保护界首渡口安全、阻击桂军北上会合湘军封锁湘江的艰巨任务。 脚山铺阻击战:湘军打到军团部指挥所门口 脚山铺位于全州县才湾境内,北距全州县城约15公里,南距中央机关所属的军委纵队过江的界首渡口30余公里。桂黄公路从此经过,与两侧绵延2公里的山岭交叉成十字形。公路东边是尖峰岭、双把牛角抱西瓜山、黄帝岭等,西边是米花山、怀中抱子山、冲天凤凰山、美女梳头岭等,山势北低南高。 11月27日晚,红一军团前锋占领从全州县屏山渡至界首的湘江所有渡河点。为保证军委纵队和各军团渡过湘江,红一军团第二师及第一师1个团在脚山铺地域构筑工事,阻击欲沿桂黄公路南下封锁湘江的湘军。 29日早上,湘军在飞机、大炮的配合下向红一军团前沿阵地发起波浪式进攻。湘军是4个师加1个团,红一军团此时只有4个团,阻击任务十分艰巨。30日拂晓前,连续急行军100多公里的红一师2个团赶到脚山铺,来不及休息即投入战斗。阻击战战况惨烈,红四团政委杨成武腿部负重伤倒在公路上,被强行从敌人枪口下救出;红五团政委易荡平腿部受重伤后不愿做俘虏,举枪自尽。 30日晚,为免遭敌人包围,红一军团主动放弃脚山铺阻击线剩下的两个最高山头,退守全州绍水的珠兰铺、白沙至夏壁田、水头一带,以白沙河为屏障组织第二道阻击线。当夜,红军三分之二的部队还未过江,而敌人的口袋愈收愈紧。军团长林彪、政委聂荣臻分析红一军团最多还能坚持一天,即给中革军委发出电报:“……军委须将湘水以东各军,星夜兼程过河。一、二师明天继续抗敌。”而军委总参谋部电令红一军团:1日12时前,要保证决不让湘军突破白沙河,使总部和全野战军能顺利渡过湘江,突破敌人封锁线。 1日拂晓开始,红一军团的两个主力师在第二道阻击阵地与湘军反复争夺与厮杀。一股湘军突然迂回到了红一军团指挥所门口几十米的地方,警卫员及时发现,大家赶忙收起地图转移。敌人打到军团指挥所门口是从没有过的事。撤退路上,林彪还心有余悸地说:今天真是好险啊,再晚几分钟,我们可真要成为湘军的“座上客”了。正午时分,红一军团终于等来中革军委的撤退电令,各部队交替掩护,退入西边山地。 脚山铺阻击战是湘江战役中敌我双方投入兵力最多、伤亡最惨重的一场血战,红一军团一、二师与湘军激战三天三夜,以自己的血肉之躯,以大无畏的牺牲精神,筑起了军委纵队和后续部队抢渡湘江的生命通道。 湘江战役,中央红军掩护部队在三个阻击地域苦战五昼夜,确保党中央和红军大部队从广西全州、兴安间抢渡过湘江,突破了国民党军以湘江为屏障重兵设置的第四道封锁线。这是中央红军突围以来最壮烈、最关键的一仗,也是二万五千里长征中红军投入兵力最多、最大的一战。红军与优势之敌鏖战,以自己的血肉之躯,以大无畏的牺牲精神,筑起中央机关和后续部队抢渡湘江的生命通道,粉碎了蒋介石围歼红军于湘江以东的企图。但红军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渡过湘江后,中央红军和中央机关人员由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到3万余人。

相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