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ray ( [0] => Array ( [url] => www.bydesheng.com.cn ) [1] => Array ( [url] => www.ccxuelun.com ) [2] => Array ( [url] => www.taifengji.com ) ) 古代军队扎营,是怎样处理饮水便溺的问题?
当前位置:Index >> 古代军队扎营,是怎样处理饮水便溺的问题?

古代军队扎营,是怎样处理饮水便溺的问题?


网友回答:

  1. 2017-11-20 07:50 | #

  2. 2017-11-20 07:20 | #

    不论哪个古代文化体系中,军队的取水标准几乎有全球性共识:饮水必须来自足够量的、流动的、洁净的水体,所以军队驻扎地、有防御要求的城乡聚居点要尽量靠近河川与井眼、远离沼泽与死水潭。但便溺的处理就没有这么统一明确的标准了。 在任一种古代文化里,首先重视处理便溺的军事行为并非行军与野战,而是守城战。因为困居一隅的守城者得更有效地处理死尸与秽物,不然瘟疫蔓延,守备自然不战自溃。而围城里断水绝粮,城中以粪尿充饥的惨事也不是没有。以近东地区而言,公元前15世纪的《埃及亡灵书》中提到死者在来世“绝不食粪饮尿”,有学者考订这就是当时埃及与近东地区围城战给记述者留下的惨烈印象。 以远东地区而言,在公元前4世纪至公元前5世纪时的守城战事中已开始规划厕所。《墨子•备城门》描述了军人的如厕轮班:“城上……五十步一厕,与下同圂。之厕者,不得操。”《墨子•旗帜》描述了民防的厕所规格:“为民圂,垣高十二尺以上。” 《墨子》中关于城防与厕所的记载野战、行军等宿营的便溺,在近代以前较少被重视。因为野地宿营是临时居所,拔营就走,在收拾便溺上费力气显得不值。专门描述处理便溺、污物的营规等军事守则,要么是在攻战频仍的时代出现,宿营成为大数量人群的生活常态;要么是在防线固定的军队中出现,军营大多有半永备或永备性质。 《圣经•申命记》记载了公元前13世纪古犹太人在战争中的秽物处理规范:“你出兵攻打敌人,要远离一切恶事。你要在营外划定一个地方,你可以出去在那里方便。在你器械中当有一把锹;你出营外便溺以后,要用它挖洞,转身掩盖排泄物。”《圣经•民数记》中还有战斗后沾血或触及尸体者要在第三日和第七日清洁自己,战斗后灼烧金属制品、冲洗非金属制品、七日后洗衣回营的规范。这是现存记载中人类最早的成体系战争卫生条例。但近东的军事卫生传统并没有在地中海沿岸邦国中无断绝地传承。希腊诸邦与马其顿帝国之后的希腊化地区都没有留存相似的战地清洁条例或战地厕所遗迹。战地厕所再次系统出现,是在罗马共和国晚期与罗马帝国。

相关问题